0551—62774666
zhaopin@ahcywl.com

幕后:产业链视角下,物流如何重构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 浏览次数:127

来源:21Tech

时间:2022-5-7

作者:陶力,江月


进入五月,上海的街道树木渐渐繁茂,投下的树荫也越来越浓,只是树荫下不复往日的热闹。

目前,上海市经过近阶段分区、分级的“抗原+核酸”组合筛查及针对性的相关措施,疫情防控效果日益显现,封控区域数逐渐下降,复工复产工作有序推进。在5月6日举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,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赵丹丹通报,5月5日,全市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245例,无症状感染者4024例。

处于封控区的人们,仍需要通过团购来解决购物难题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顺丰、中通、申通等快递公司在C端的服务仍未恢复,电商平台仍处于发货难、收货难的状态。

对于不同产业的生产商来说,物料进不来,产品出不去也是亟需解决的难题。是运力不足还是管理协调能力不强?到底什么样的管理才能重构新的秩序?

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名企业人士和专家看来,现代物流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,没有任何一个个体能孤立运转。这个链条上的仓储、货车、数据服务商也面临着结构的重组。破解物流难题涉及产业链重构,未来的物流业或将面临剧变,包括仓储结构的改变,而企业也会重塑生产流程,包括提升产品的标准化、模块化,开发可替代的供应商,增加关键部件的库存缓冲、增加可变产能等。  


01回归物流韧性

4月下旬,上海市青浦区一家水泵制造商负责人告诉记者,20年的经营历史里,物流问题从未像今天这样困扰她。

这家制造商承担的是水龙头出水前最后一百米的环节,一件生产成品里包含水泵、智能水表、阀门、管路、传感器等不少零件。

这样一件现代化的机械产品的包装运输,早就经过了几次换代升级。不同以往裸运输、集中装箱运输,现在交付出货前都要用专用的纸箱,先对每个零件分别包装、再整体装盒,防止途中磕碰损坏。

然而,原在4月以封闭方式保供保产的该公司,还是遇到了运营难题。“生产上还有库存可用,但产品打包的纸箱现在还在外地的仓库里发不出来。”该负责人透露,近期工厂只能对外先发送散件,这些产品所需包装略微少一些,但将影响整体销售额和毛利率。事实上,在现代物流成型的今天,大多数经济个体,并不会自建物流车队,而是使用标准化的外包物流服务。

自从2000年创立以来,这家水泵厂一直用这样的物流采购物料、交付产品,第一次遇到了今天这种棘手难题。

“实话说,现在的物流已经进步了,平常一个细小的精密部件,都可以给我定制化运送到1000公里以外,速度很快、很精准。我不明白为何突然最基本的纸箱子物流都无法保障了。”前述负责人说。

对此,天地汇供应链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徐水波认为,这反映出了我国物流行业韧性不够。“近年来,国内物流基建一直强调用多路径满足客户交付的需求,更多地满足了定制化、高附加值的物流需求。但在疫情环境下,回归到根本,最基本的要求其实是不出现断裂。”

眼下,物流链条在多个环节遇到阻碍,无论是司机还是道路、供货源头等。为何连环断裂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

徐水波用成本收益来解释了现状,“在当前状况下,物流运作主体从成本出发,可见的亏损导致运营不能持续。在外地一个月能跑三万元,跑一次上海如果只能赚一万元的话就会出现问题。”


02仓储结构有待改善

除了货车、道路之外,造成物流不畅的第二大原因,在仓储端。据了解,上海市及周边地区的多个国际物流商仓库、电商前置仓等,大多采用的是闭环管理方式,疫情防控导致它们短暂失去运营功能,形成了物流链上阻滞的一环。

为何一个单一仓库会形成连环效应,仓库布局的依据原本是什么?未来的仓储应该顺应哪些市场需求进行变化?

过去多年,上海市承担了长三角重大的物流需求和供给需求。《中国通用仓储市场动态报告》显示,中国当前有32个主要物流节点城市,上海市是其中一个重要节点。另外的苏州、无锡、南京、宁波、嘉兴与上海共同形成了物流节点区。

综合来看,东部地区的物流占据全国市场需求超过50%。其中,批发和零售需求最旺,占比为44.09%,其次是制造业,占比为27.6%。由于需求端和供应端都比较集中,又因此形成了“抱团”格局。

圆通速递副总裁相峰认为,物流行业将来要防止“把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”。国内物流基建早前集中进行了灵活性和敏捷性建设,然而却缺乏一些“冗余性”。所谓冗余性,也就是“物流大仓不能设在单一地方,需要分仓”。

中金公司在2021年的报告指出,中国仓储物流市场整体仍处发展期,虽然国内总体仓储面积丰沛,但现代仓储物流设施库存占比不足7%,明显低于发达国家,且各区域间供给水平很不平衡。

除了通用仓储需要提高“冗余性”,产业需求升级、定制化物流,其实也同样呼唤“冗余性”。

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冯天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,不同于传统产品周期长、迭代慢,创新型产品生命周期一般只有3个月。如果物流时间拖延太久,就会导致商品在销售末期降价。为了保证销售边际毛利率,创新型产品开发制造商,往往愿意为物流付出更高的溢价,倾向使用定制化产品。


03重建合作关系

物流的两端,连接的不仅有供货商和生产厂家,还有终端的用户。面对眼下的困难,不少业内人士呼吁,在合作关系中,应该增添更多的信任和互助,以帮助行业度过难关。

“由于上海实验室的封闭,最近我们已经将部分订单转移到其他城市。”上海市闵行区一家从事半导体线路板测试的企业负责人,在4月中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上海一直是全国最大的芯片设计基地之一,过去也给公司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订单。

然而,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节奏。“现在设计公司的物料进不来,我们做好的专案也出不去。”该公司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一步透露,为了防止客户流失,近期在外省市的实验室,也在加班加点工作,承接上海的部分订单。与此同时,公司也打算扩大外地实验室。

由于供需短暂失衡,不少上海市的企业也在计划调整客户关系,以改变现状。冯天俊提醒,企业应该留意“牛鞭效应”带来的负面作用,也就是需求变异放大,防止布局方向错误。“还是应该致力于缓解当前的供需两端矛盾,增强合作韧性,平稳供应链形态。比如率先涨价的优势方,可以适度让利,转移一部分利益给供应商,帮助后者渡过难关,从而维持供应链稳定。”

2022年第一季度,全球半导体行业已经出现由供应链引发的供需失衡。由于一些芯片产品供过于求,价格也出现了急剧下跌。

除了影响民生、供需关系,物流供应或还面临更长远的布局转移。当前,物流界如何评估未来形势?工业制造商应做好怎样的准备?

徐波指出,物流业重新整合,在全球已形成不可阻挡的趋势。他认为,今后仓储环节将会向更趋分散化的方向发展,从而实现稳定的价格和仓位。供应链转移问题,也值得重视。

事实上,疫情也给物流行业带来一次“压力测试”。圆通速递副总裁相峰认为,当前的风险控制应该更多考虑“乌卡”现象带来的影响。分拣、包装、贴标等大量劳动密集型,也面临着搬迁到外省市、流程重构等问题。

专家们建议,未来企业要考虑重塑生产流程,包括提升产品的标准化、模块化,开发可替代的供应商,增加关键部件的库存缓冲、增加可变产能等。

眼下,上海全市企业的复工复产正在展开,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也在多区分阶段进行。夏日浓荫下,车流和行人也在恢复中。而正待重启的物流业,也面临着新生。